2012年7月13日星期五

只有火星人才可當官



2個月前講過「港人治港真失敗」,昨天突然有高官下台,上任才不過十二天,一人升識變成四人受害,就像高官魔咒。

從來不會錯的攞犯蕉分,第一時間出來割席,是前朝政府的錯,跟現屆政府無關。的確,狼震鷹自身都不斷在震,一上任就面對乳鴿黨加長毛的攻擊,自己先要保命,那有時間寫施政報告?

有經常跟政府對着幹的前朝高官王永平,也認為當年對租的方法沒犯法,條例上自住單位是要租住即可(詳細則不太清楚)。聽聞,當年有很多高官、醫生、大學教授亦以前方法對租,視為一種政府福利或薪金補貼,今次真是大鑊了。廿多年前的案,真係俾起兇殺案的追溯期還要長。正所謂槍打出頭鳥,如果麥先生不是當上特區高官,恐怕不用攪到周身蟻。從今開始,要找高官恐怕越來越難了。當然,這種走法律罅的做法,如果法庭真係判有罪,百份百要2個當事人坐監,真係非常不幸。

如果講誠信,當年因婚外情傳聞而離職的林煥光,竟可做評機會主席,已是奇事;現在更做行會召集人,真係特區無大將,落台之後又可再上台。如果評機會要處理婚外情投訴個案,不知會否得林煥光特別關照?

講翻特首選舉,乳鴿黨主席早已講明無意當特首,即係話,參選只係為咗攞參選經費,補貼一下乳鴿黨員的生活開支,攪些啦啦隊,做幾張海報,合法洗你幾百萬,你吹得脹嗎?跟長毛玩司法覆核,到時特首下台,再次証明港人治港真失敗,還是等西環治港吧。

政府不濟,垃圾會就更加不知所為。部份議員連任多屆,但絕少露面,亦不表態及不發言,充當按掣機器;而犯民連及拳頭力量,除了反對之外,就是反對,以暴力抗爭為主打,已吸納不少年輕人,甚至中產及知識分子加入。來屈垃圾會選舉,隨時再次打低田少的工商黨,甚至大狀黨及「毒瘤熟宜」的中鏟黨,成第三大黨。至於大狀黨,次次都揾阿毛用納稅人的錢去玩司法覆核,當中有沒有利益輸送給友好?贏就認威,輸就唔關我事,一切法律治港,其他乜都唔識唔理,只識打官司。

自行申報,特首選舉前,已表明希望有更好的第四候選人參選,結果狼震鷹一take過當選,希望沒有了,只得無耐接受。社會總會有仇商仇富仇高官的「正義之仕」跳出來挑戰權貴。只要夠大聲,夠暴力,再加上在傳媒面前做大戲,聲稱被打壓,代表人民發聲,就可爭取選票。

十萬人遊行,說成是四十萬人。反正都係老作,輸打贏要,何不說是四百萬人遊行?如果地產有霸權,傳媒有沒有霸權?少數報章雜誌已可以騎劫民意,將黑變白。當日唐唐疑似有私生子女,生果日報隨便登了一張少女的相,聲稱少女疑似係唐唐私生女,害得少女唔敢返學,怕被同學取笑。即使事後道歉,傳媒霸權的對事件查證及道德底線有多高?

2 則留言:

laulong 說...

真係論盡香港政治!

末段講傳媒霸權更是一針見血!

哥斯拉 說...

政治黑暗,為免被人洗版,惡言相向,一般少談政治。

肥佬黎早已承認,在A1頭版攻擊政府及有錢人,當天的銷量會上升,所以選了首富為攻擊目標。站在道德高地日日發炮,評論並不中立,不需國民教育,早已日日洗腦,這就叫新聞自由。